欢迎访问浙江省教育厅网站!

顶部flash

  • 浙江省教育厅

天气预报

站点搜索

高级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 媒体关注

浙江日报:美院校友熊永松扎根西藏执教20年 “我愿永做雪域高原上的雪松”

【浏览字体:作者:马悦 曹可可 徐元发布时间:2018-04-24 09:53:34点击数量:566

“浙江是我的学术启蒙地,我目前的教学和研究模式均得益于在中国美术学院期间的学习和考察。能够代表浙江,在西藏高原延续学术传统的一个支脉,我觉得自己交出了一份勉强合格的答卷。”

刚在西藏林芝考察完毕,西藏大学艺术学院教授、中国美术学院93级艺术史论本科毕业生熊永松就立刻赶到杭州。在母校九十周年的校友论坛上,他短短5分钟的发言赢得台下长久的掌声。

作为国美第一位志愿进藏执教的学子,熊永松从浙江出发,像一棵雪松,扎根西藏高原20年,成为西藏大学艺术学院有史以来在岗工作时间最长的汉族教师。

“去西藏播撒国美种子”

1998年,即将毕业的熊永松面临人生道路的选择。彼时,他已收到数家高校和出版社伸出的橄榄枝。在旁人眼里,光明的未来正在向这位“天之骄子”招手。

然而,他的选择出人意料:响应国家号召,去西藏大学执教。

“那是个充满理想的年代,大学生都希望为社会作贡献。中国美院的学生普遍对艺术发展负有使命感。”熊永松回忆,“那时候,几乎所有省份都有中国美院的毕业生在工作,唯独西藏没有。在了解了国家政策后,我觉得自己可以填补这项空白,去西藏播撒国美的种子。”

父母不支持、学院老师表示担心、自己对西藏缺乏了解……重重压力面前,熊永松靠着年轻人的热血和理想,仍主动请缨去西藏。在那个互联网还未大范围普及的日子里,他只能在浩如烟海的图书中搜寻关于西藏的点滴,在脑海中构造出西藏大致的图景。

宽慰完家人与师长,踌躇满志的熊永松却在出发前夕得了重感冒,不得不打点滴退烧。眼看着入职报到的时间迫近,焦急的他想到了一个下策:加大药量以缩短治疗时间。医生理解他的想法,又耐不住他的再三请求,最终顺从了他的意见。“当时不太懂医学知识,只是觉得有点疼。幸亏当时年轻,身体吃得消,放到现在命都可能没了。”他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

离开杭州前,为防身体不适,熊永松特意在学校附近的新华书店买了两本应急医疗手册,然后独身一人搭乘前往西藏的列车,踏上了漫长的入藏之路。

“这些辛苦不算什么”

从海拔只有40米左右的杭州,到平均海拔超过4000米的西藏,熊永松融入的速度比预想中快得多。面对自然差异和文化隔阂的双重考验,他总能应对自如。

由于研究领域是民间美术,熊永松需要深入民众,在西藏各地奔波考察,和当地居民同吃同住。他说,在西藏进行考察研究面临的困难和风险确实有些超出想象:西藏地广人稀,部分相邻县城要开车一整天才能抵达;户外紫外线强烈,对自己的皮肤和视力造成了损害……

每当感到艰苦时,熊永松就会想起“老西藏精神”: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忍耐、特别能团结、特别能奉献。这是他入藏前就已耳闻的说法,入藏后日渐成为指引前行的精神铭文。而在高原待的时间愈久,对“老西藏精神”体会愈深,他的胸怀也如高原苍穹一般愈发辽阔:“任何事情都有好的一面,比如高原上美景迷人、文化醉人、兄弟民族情谊暖人。学会享受好的一面,也是人生一大乐事。为了更好地发展少数民族地区艺术教育事业、传播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这些辛苦不算什么!”

熊永松全身心投入到教学与研究之中,除正常教学任务外,还经常为学生补课辅导,晚上回家后继续查阅文献,经常工作到凌晨两三点才休息。曾在暑期前往藏大交流的国美学生目睹了他的工作状态:晚上11时,经过一天的劳累后本该好好休息,熊教授却刚刚结束了一天的教学任务,还在导师办公室里整理第二天所需的教学资料,为晚归的学生解答学业难题。

“生命有限艺术常青”

在高原生活的年月久了,熊永松的身体出现了心动过速、记忆力和视力下降等症状。与家人聚少离多的熊永松说:“我在赡养老人和抚养孩子方面做得不够,和家人团聚的时间其实一年也就一次。不适应高原气候而不得不返回湖北求学的女儿甚至这样和我说:反正你不在我身边,还管我做什么?每当听到这样的话语,心里还是很难受,也很无奈。这是为国家和民族发展作出的个人牺牲,一般人很难体会和理解。”“个人能量有大小,但人活着就应该对社会有所贡献。生命需要活出质量,人总要作出自己的选择。”

实际上,曾有许多离开西藏的机会摆在熊永松面前,但都被他一一谢绝。“我自觉没作出太多贡献,不甘心就这么离开。”他说,一想到学术报国的理想,胸中便燃起了藏汉文化交流、传播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火焰。如今,熊永松已经对西藏难以割舍,“生命有限,艺术常青,西藏艺术的教育和研究是值得我一辈子去做的事。”

在西藏的20年里,熊永松记录并研究西藏艺术的第一现场,主持或参与国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标项目《西藏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整理、传承研究与数字化保护》、国家大型文化工程《中国工艺美术全集·西藏卷》的编撰工作等各级各类科研项目,编写20万字专著《西藏民间美术概论》,为西藏文化的传承与保护尽心竭力;他还积极主持藏大各类教改项目,见证并参与了藏大艺术教育的发展以及相关硕博士点从无到有的过程,助推西藏艺术研究不断达到新高度……

作为西藏至今唯一一位拥有艺术学理论专业博士学位的人,熊永松获得了西藏大学“珠峰学者人才发展支持计划·杰出青年学者”、西藏文联“优秀共产党员”等荣誉。

“我还有很多想法没有实践,比如和大家共同建立起现代化的藏族美术历史和理论体系。”熊永松说,“就像我的名字‘永松’一样,只要身体条件允许,我愿永远做一棵雪域高原上的雪松。”

《浙江日报》2018年4月24日

http://zjrb.zjol.com.cn/html/2018-04/24/content_3131045.htm?div=-1


0

底部连接

  • 返回首页
  • 版权声明
  • 使用帮助
  • 隐私声明
  • 网站地图

::::::::::::::: 浙ICP备05000083号:::::::::::::::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4150号
主办:浙江省委教育工委、浙江省教育厅 承办:浙江省教育技术中心
联系电话:0571-88008999  地址:杭州市文晖路321号

 建议IE8.0 , 1280×1024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网站